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跨境电商

苹果再向三星索赔10亿美元;小米酷派专利战背后是海外市场的竞争;中国近几年天量专利、商标申请的背后

时间:2018-05-17 22:17:45  来源:集微网  作者:

1. 美国法官裁定三星禁令失效的原因竟是这样!华为该如何选择?

集微网消息,众所周知,2018年1月11日,华为向深圳中级人民法院诉三星侵犯知识产权案一审公开宣判,法院宣判三星立即停止制造、销售、允诺销售等方式侵害华为专利权,华为一审胜诉。如不服本判决,三星方面可依法上诉。

据集微网此前报道,美国地方法院法官奥瑞克(William H. Orrick)裁定,三星电子可以继续在中国生产并销售智能手机。奥瑞克表示,华为和三星双方在旧金山还有一场诉讼,在旧金山法庭作出判决前,深圳中院的裁决不能生效。

此消息一出,在国内瞬间引起轩然大波。难道深圳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是无用的?

美国法官作出裁定的背后原因

据了解,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在一审判决书中指出,考虑到本案的专利为 4G 标准必要专利,在停止侵权问题上和非标准必要专利不同。在本院责令被告方承担停止侵权的判决生效后,华为和三星仍可以进行标准必要专利交叉许可谈判,如果华为和三星达成标准必要专利交叉许可协议或经华为同意,不执行本院停止侵权的判项,应予准许。

但是,美国法院认为深圳法院的这项判决能直接导致三星在中国的工厂停产,对三星的影响巨大,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首先,美国法院考虑审理三星和华为的许可是否违反 FRAND 原则(公平、合理和不歧视原则),认为三星和华为在加入 3GPP 标准时承诺遵循 FRAND 原则,禁令救济是受限于合约 FRAND 许可义务的;

其次,华为在标准专利许可的承诺中涉及了全球的专利组合,双方都承认中国的这两个专利也在全球的专利组合中;

最后,华为在中国的专利诉讼胜诉,给三星增加了外部压力,因此有可能迫使三星接受不符合 FRAND 原则的许可费。

除此之外,法官奥瑞克还引用相关证据佐证华为此次在中国诉讼目的在于增加谈判筹码。也就是说,美国法院认为华为在中国的两个专利是华为 4G 标准全球专利组合的一部分,法院首先审理目前双方许可的行为是否符合合约的 FRAND 原则,然后才可能考虑专利侵权。而且华为在美国提起的诉讼先于在中国的诉讼,深圳中院先判定三星侵权,这样美国法院审查 FRAND 就毫无意义。

法官奥瑞克在阐述本案中美国法院能否裁定阻止深圳法院的禁令,基于摩托罗拉与微软的判例,采用“Gallo测试”,判断本案在法律上不会错误,在礼仪上是可以容忍的。

结合上述多个原因,最后奥瑞克裁定,华为在美国法院判决是否违反合约的 FRAND 的原则之前,不得寻求对三星的禁令生效。

若华为不理睬美国法院裁定后果如何?

那么如果华为不理睬美国法院的裁定,后果又会如何呢?

对此,有行业内人士分析,首先对美国正在进行的与三星的诉讼极为不利,这是自然的。

其次,更为严重的是可能涉及到反垄断的问题,实际上三星在反诉时的一个诉求是华为涉嫌垄断,而法官奥瑞克也引用了美国司法部的助理总法律顾问关于利用专利垄断的问题,一旦判定垄断,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最后,最致命的是美国法院将审理华为的专利许可是否符合在加入 3GPP 标准承诺的 FRAND 原则,一旦判决不利,对于华为角逐5G标准将有很大负面影响。

实际上,深圳法院判决三星停止侵权时留有一个条件:如果原告和三星达成标准必要专利交叉许可协议或经原告同意,不执行本院停止侵权的判项,应予准许。

该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是否对三星采取禁令是由华为公司来决定的。由此可见,美国法院的这份裁定,并不是为了否定中国法院对三星作出的侵权判决,而是为了让华为停止寻求对三星采取禁令的手段。(校对/范蓉)

2.另有文章!小米酷派专利战背后是海外市场的竞争

近日,酷派接连发布多份公告,指控小米科技旗下智能手机产品侵犯其专利权,要求小米方面停止销售包括小米MIX2在内的八款智能手机产品。

 

酷派指控小米侵犯其专利权

本月10日,酷派旗下宇龙计算机通信公司就侵害专利权一事,正式对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及小米之家商业有限公司南京第一分公司进行了起诉。

酷派宇龙认为,小米侵害了其专利号为“ZL200610034036.7”的多模移动通信终端通话记录界面系统的实现方法这一技术专利,要求小米方面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了该专利的小米MIX2、红米Note5、红米5Plus三款智能手机,并要求小米赔偿其相应的经济损失。

酷派要求小米停止生产、销售小米MIX2等机型

但说实话,若细细想来,酷派起诉小米专利侵权这件事是十分微妙的,可以看到,上面提及的酷派要求小米停止生产销售的三款机型,都不是刚刚上市没几天的产品,以小米MIX2为例,是去年九月初发布的,上市已近八个月之久。那么问题来了,酷派难道之前八个月迟迟没有发现这款手机侵了自己的权?若早有察觉,为何偏偏要等到这个节骨眼儿上才发作?

这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问号,似乎都在表明,这件事的背后并不似我们眼前所见的表象那样简单。

近日,我们就酷派小米专利诉讼案这件事,采访到了一位前酷派高管,他从行业的视角,给出了一个“标准答案”,我们总结出了以下几个观点。

1、此番酷派起诉小米,要求其停止侵权、给予赔偿等等,表面上看起来是完完全全的专利问题,但其实,内里应该还和海外市场问题挂钩。现阶段,酷派主要的手机业务都是面向海外进行的,趁着近日小米IPO的热乎劲儿搞出这件诉讼案,一方面是借势做做宣传,但更多的,是海外市场竞争的考量。

2、酷派在以往多年的智能手机研发中,积累了大量发明专利,既有软件方面的,也有硬件方面的。(根据酷派CEO蒋超的说法,多年来,酷派共积累了多达1万多项技术专利,甚至还将部分专利授权给了半导体行业巨头高通使用。)但未来,其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应该会持续减少,专利竞争力也会随之逐渐弱化。

3、酷派目前主要的目光都聚焦在海外市场上,其最大的赌注也都押在了海外市场,尤其是北美等市场,酷派得益于较高的性价比,因而相当吃得开。加之,受益于此前多年深耕渠道,酷派在渠道建设以及与运营商合作上是具备一些功底的,因而在放弃国内手机市场的大战略下,维护好海外市场,尤其是北美市场,对于酷派而言就成了必须且务实的业务策略。

由此观之,此番酷派小米的专利侵权案真不似我们起初想象的那样简单,起诉小米侵权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后招儿是希望借此打压小米在海外市场的气焰,对其不断扩张市场的野心进行扼制。

酷派试图以专利诉讼扼制小米海外扩张

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像这种品牌间的明争暗斗或许我们都不以为意,因为看起来和我们关系不大。但说实话,谁最终都不愿看到闹得两败俱伤的下场,酷派作为曾经“中华酷联”中的一员,深耕行业多年,早年间为我们带来了不少经典产品。而小米作为互联网大潮之下的后起之秀,也有着自身存在的意义。对于这起“从天而降”的专利纠纷,希望最终能有个肥皂剧般大团圆的结局,毕竟老话所说“和气生财”,不是没有道理。中关村在线

3.专利拉锯战难落幕!苹果再开庭向三星索赔10亿美元

众所周知,苹果公司与三星电子之间的专利侵权官司,可以说是一场持久战。近日,苹果公司又表示,希望三星电子能够就其专利侵权行为,向自己支付10亿美元的赔偿金。

根据加州圣何塞区法官高兰惠(Lucy Koh)以及陪审员的复审结果,三星电子侵犯了苹果公司的三项设计专利和两项实用专利。苹果公司律师代表比尔·李(Bill Lee)表示,陪审团的唯一工作,就是搞清楚这些专利侵权给苹果带来了多少损失,以及三星电子需要针对这些损失赔偿多少钱。

而这里,核心问题就是应该赔多少钱。也就是说,三星电子是应该就手机整体进行赔偿,还是仅仅就侵权部件进行赔偿?很显然,三星电子是赞同第二种赔偿方案的,并且想要将赔偿金额控制在2800万美元以内。

周二,比尔·李向陪审团表示:“两家公司之间的侵权诉讼,将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他认为,陪审团应该将关注重点放回到2006年,将在iPhone之前出现的那些翻盖手机、滑盖手机和其他类似手机也纳入考察范围。

此外,他还表示,三星电子从苹果设计专利中拿到了33亿美元的收益以及10亿美元的利润,所销售出去的智能手机数量达到数百万部。而且,这还只是设计专利的数据,三星电子侵犯苹果公司实用专利所得到的利润,并未计算在内。

早在2012年的一次庭审中,三星电子就被判向苹果公司支付10.5亿美元的赔偿金。随后,在2013年的一次复审中,该数额遭到了削减。在三星电子同意赔偿部分损失之后,这一案件在2016年移交给了美国最高法院。最终反馈给高兰惠的庭审结果,就是三星电子向苹果公司支付3.99亿美元的赔偿金。

对此,三星电子律师代表约翰·奎因(John Quinn)强调,无论需要向苹果公司支付多少赔偿金,判断准则都应该基于侵权部件所带来的利润,而非手机整体所带来的利润。

而苹果公司则坚持,要基于手机整体带来的利润,让三星电子进行赔偿。但其实,根据三星电子的说法,苹果公司的专利并没有覆盖手机整体。猎云网

4.中国近几年天量专利、商标申请的背后

当美国专利商标局突然面对大量来自中国的商标注册申请时,没有料到大量充斥假冒信息的申请,是由中国地方政府提供补贴刺激出来的。这个消息看起来有些荒唐,但政府以补贴方式刺激专利商标拥有量并不是笑谈。近年来,中国专利申请迅速增长,从数量上已经接近美国,在一些国家产业计划重点发展的领域甚至数倍于美国。

2012年6月,苹果公司在打了两年官司后,同意以6千万美元一揽子解决与深圳唯冠科技有限公司的IPAD商标纠纷。那场全球市值最高公司对决濒于破产的深圳企业的高调商标案,让中国民众看到知识产权的力量。

中国政府近年也在鼓励公司和个人通过申请专利和注册商标维护知识产权利益。一些地方政府甚至以现金补贴方式,鼓励走出去,到海外注册商标,申请专利。

来自中国的商标申请数量骤增,是美国专利商标局始料未及的。据纽约时报近日一篇报道援引该局提供的数字,来自中国的商标申请数量从2013年到2017年增长了12倍,比加拿大、德国和英国总和多数千例。

但美国专利商标局的官员指出,中国商标申请数量激增,但不少看上去就有问题。

纽约时报基于美国专利商标局去年10月的一个会议记录所作的这篇报道,揭示了中国地方政府不惜以注册费补贴方式鼓励到欧美申请专利或注册商标。

在网上简单搜索,可以看到不少代理境外专利申请和商标注册的机构,但基本上都是深圳公司。深圳市政府为在境外成功注册商标和申请到专利的公司和个人提供补贴,例如,个人如果在美国申请商标注册成功后,可在1年内申请补贴,单件最高可获5千元补贴。

美方专利官员认为,政府补贴申请费应当是刺激申请量激增的原因。

深圳市财长委员会等机构在发布的《深圳市知识产权专项资金管理办法》中写道,为申请者提供资助是“为更好地发挥知识产权专项资金对我市知识产权事业的促进和引领作用,积极推进国家创新型城市建设。”

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单一国家申请商标注册可获5千元人民币资助,在欧盟和非洲知识产权组织注册成功,可得1万元资助。在美国、欧盟或日本获得发明专利授权者可得到4万元的资助。

伯克利法学院的中国知识产权专家马克・柯恩对纽约时报说,商标注册资助是中国“知识产权工作计划”的一部分。他说,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有一套高度量化、追求数量的做法。

地方资助导致大量商标注册申请涌入美国,其中不乏包含虚假信息者。华盛顿的一名商标律师对纽约时报说,这类申请会导致正常申请拖延,扰乱商标审批系统。

中国一直抱怨美国批评中国侵犯知识产权,却忽视中国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的努力。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近日对彭博通讯社说,中国近几年颁布的知识产权保护法规比发达经济体数十年的努力还要多。他还否认有关中国窃取美国和欧洲公司技术的指责。

中国政府制订的第13个五年计划中,包括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规划。

在中国制造2025产业计划中,习近平要让中国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等对其经济和军事力量发展至关重要的技术领域实现全球领先的目标。

从数字上看,中国政府对重点发展的技术领域的支持收效甚大。世界知识产权组织3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在知识产权申请数量上已经位居第二,并且已经相当接近长期以来稳居首位的美国。

该组织对2017年全球各国知识产权申请状况的分析报告称,中国在利用国际专利系统方面迅速上升,显示其创新者正日益面向外界。

中国的两家电讯产品生产商华为和中兴是2017年申请国际专利数量最多的公司,排在其后的是英特尔、三菱和高通。

而在2018年全球创业生态系统报告中,中国在专利申请数量上已经超越美国位居全球之首。据这份报告,中国在一些未来技术领域表现尤为突出,在人工智能相关的专利数量上是美国的4倍,区块链相关的专利是美国的3倍。

这些知识产权申请方面的数字和排名似乎无助于改变美国和欧洲国家对中国长期忽视知识产权保护的看法。美国去年8月启动的301条款调查所针对的就是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的不当行为,包括强迫美国公司转让技术。

尽管中国官员否认存在强迫技术转让,美国和欧洲的公司抱怨中国通过强迫合资方式允许欧美公司进入中国市场。近期宣布的一系列改革举措,并没有令美国相信长期存在的市场准入限制和知识产权盗窃行为已有实质性变化。

欧洲公司在中国面对同样的问题。欧洲国家在这方面和美国有相似看法,虽然在如何采取行动方面不认可美国抡起关税大棒的做法。

华为和中兴去年虽然成为知识产权申请数量最高的两家公司,但在美国却受到惩罚。

中国制造2025让美国和欧洲担心中国要达到制造业升级的目标,会继续其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

中国将中国制造2025视为核心利益,拒绝在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时触及该话题,但这个雄心勃勃的产业计划只会招致更多疑虑。中国在知识产权创造和保护方面呈现出的矛盾形象若有改观,或有助于减缓这些疑虑。看中国

5.苹果:iPhone有数百个原型机 我们从不抄袭

 昨天,苹果和三星因为初代iPhone的专利案再次回到法庭,双方针对罚金的数额做了最后的辩护。苹果这一方副总裁Greg Joswiak、首席iPhone设计师Richard Howarth等人出席了辩论,在法庭上,他们讲述了不少设计iPhone过程中的花絮,对于三星的抄袭,他们表示直到现在仍对此感到痛心。


作为苹果22年的老员工,Richard Howarth是那几个被三星侵犯的专利的所有人,他强调苹果仍然希望法院能够维持此前10亿美元的赔偿:“他们不仅偷走了我们标志性的设计,甚至还洋洋自得地说‘我们其实也很酷’。这是我们牺牲了家庭时间、错过了生日、不知疲倦地工作后的劳动成果,你能想象我们看到三星手机时沮丧的情绪。”

  Howarth还表示,苹果为了初代iPhone的设计做出了无数努力,仅仅是设计原型就做了好几百个:“其中有八角形边框的设计、还有的方案只在左右边缘是圆角设计,有的方案是浅灰色的正面……但最后我们选择了一个看起来微不足道的设计,它看起来非常平坦,但却是最容易理解的方案,因为用户手部的动作一定和脑袋里的思路是同步的。”

  三星在法庭上辩护称,赔偿款只应该针对侵权的部分进行计算,不能说整部手机都是抄袭的结果。但Howarth强调:“这个智能手机是一个创意,这一是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你不能只指着它其中一小个部分说我们只需要保护这一点点就够了。”

  同时三星还质疑苹果是不是也在研究友商的手机并加以参考,苹果副总裁Joswiak反驳称“我们确实会打开竞争对手的手机并加以研究,但是绝对不会复制它们的功能和设计,这就是正确和错误做法之间的区别。”

  并且苹果方面还还表示,苹果和其他厂商设计内部结构的方式完全不同,绝大多数厂商只是买到最好的组件,然后想办法把这些组件塞到机身中,而苹果是一开始就设计好所有的内部结构,然后再去定制适合这些结构的部件。苹果采购副总裁Tony Blevins强调,他曾经为了找到适用于iPhone的振动电机在供应商的工厂中住了两周半时间。威锋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满199-100的“便宜”到底该不该占?“经营之神”这样说……
满199-100的“便宜”到
【O2O报】2016年5月24日
【O2O报】2016年5月24
2016年5月11日【O2O报】
2016年5月11日【O2O报
2016年4月27日 今日电商十个头条
2016年4月27日 今日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